ヾζ繁星坠落ゝ

毕深 七十二变

  我是毕忠良,对,又是这样的开场白,我也很无奈,因为作者的脑子有病。
  最近,我遇到了一件让我不知所措的事件。
  每晚,我。。。。都变成了陈深的被子。
  虽然能抱到陈深是非常美好的事情,但是,以这种方式并不好!
  好歹让我恢复人身再抱哈?!我一边吐槽一边感受着陈深温暖的呼吸,嗯哈~好久没意淫(?你不是每天都意淫么?!)地那么痛快了!虽然我现在是一床被子,感觉不到我已经硬了。
  虽然第二天早上我会恢复正常,但是,并不是在陈深床上!而是在厕所中,还是在女厕的第一:,有一次,我从坐便器上醒来时,看到了刘美娜惊讶地瞪大了眼。要不是用工资威胁她,处座是个变态这件事就会传遍整个行动处。
  呵呵嗒。。。。唔,咳咳,总之,我还是在早上六点恢复了正常,我蹑手蹑脚地从女厕所溜出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就离开了。
  我回到办公室,思考着如何停止自己不断在晚上不再变身。
  于是,在“深思熟虑”之后,我让刘二宝去找关于神法仙术的一类书籍,然后我就看到了刘二宝吃了屎一样的表情。
  好吧,虽然是这样,但我还是拿到了几本书。
  翻开第一本书,
  “欲练此功,需以刀自宫。”
  靠!这什么鬼啊!
  第二本,
  “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我靠,我一定要炒了刘二宝!!!!!
  然后,我又翻开一本书,这本书上写着七十二变,我觉得我的情况与这个有点相似,于是,我仔细阅读了这本书的内容。
  我照着这本书的内容做了许多傻X事,比如把菜叶放头上,往身上抺鸡蛋一类。
   。。。。。。有没有效果我不知道,倒是小赤佬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了我一天。。。
  我叫毕忠良,我终于没有再变成陈深的被子了。
  因为我变成了他的衣服,呵呵,果然意淫太多了吗?
  不过,这样也不错。
  希望下次不是内裤。
  。。。。。。。。。。。。
  好吧,是也不错。

毕深 当陈深变成了小深深(三)

二宝视角
   今天,是一个不平凡的一天,因为一一我在处座办公室看到一个男孩。
   本来没什么的是吗?但是!如果那个男孩长得和陈队长一模一样就不正常了对吗?!
   当我心中一大波弹幕都弹出来的时候,处座回来了。。
   什么?你说我们那时候并没有弹幕?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少吐槽点会死阿?!
    总之,我还是明白了,这就是陈队长。
     。。。。我超淡定的不是吗?
     。。。。个鬼哦!我知道后下意识后退,然后我左脚拌右脚,然后摔倒了。。。。
    处座,可以报工伤吗?
    不过仔细想想,陈队长变小了其实也不错,起码我不用像供祖宗似的供着他不是吗?
      。。。。。不错个鬼!!
     原来就是老(?)祖宗和小祖宗的区别,我买着牛奶回来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
     总之我还是顺利把牛奶交给处座然后离开了。。。。。。
     最好是这样。。。。。
     当我把牛奶交给处座的时候,陈队长刚好也在,所以处座打开了其中一瓶递给了陈深。
     “赤那!毕忠良!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我要格瓦斯!格瓦斯!!”
     。。。。。。。陈队长,不得不说你现在就是三岁小孩好吗?。。。。哦,不对,应该是八岁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所以。。。。我可不可以不去买格瓦斯吗?
     呵呵,答案是否定的。
     当我买好回来的时候,我在处座办公室,准确的来说是办公室门口看到了一个让我惊呆的画面。吓得我格瓦斯都差点摔地上。
     怎么说呢,我已经无法用词来形容这个画面,哦。。。想到了!是辣眼睛!
     我看到了处座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头上一朵偌大的蝴蝶结!脸上画着惨不忍睹的妆容,正瘫倒在椅子上。陈队长坐在一边的桌子上,看到我以后,眨了眨眼睛:“你回来啦?快把格瓦斯拿给我!!!!”
     “呃。。。。。。陈队长,处座这是?。。。。。。”
     “这个啊,他刚才想猥亵我,不过现在没事啦~我让他先睡一觉,然后把他的衣服全剪了!”
    。。。。。。没想到处座是这样的处座!
    一段时间后,处座终于醒了,我永远忘不了在走廊上看到的这景象。
    不过我这天一直觉得忘了点什么该提醒处座的。
    直到第二天,我看到了处座衣服上的大洞,才想起来。

毕深 我的老婆每天都要放假

   对,没错中考后攒人品,希望能考上一中。

*^_^**^_^**^_^**^_^**^_^**^_^**^_^**^_^**^_^**^_^* 

    我是毕忠良,我。。。。是行动处的处长,小日孑过得蛮好的,唯一不好的,就是–––我的老婆每天都要放假。
 

    “老毕!我今天要放假!格瓦斯没了!!”

    “老毕!我要放假,我要去米高梅!!″

     “老毕!我要放假,我要去打麻将!!"

     “老毕!我要放假,我昨晚被你Ⅹ的疼死了!!!”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不拒绝?

     。。。。。。。。你会拒绝你家的猫主子吗?!你会么?!

     其实。。。。。我拒绝过。

    “小赤佬啊。。。。。你这样老请假影响不太好。。。。。。。。。。。”

    。。。。。。。然后,我就在冰冷的地板上睡在地上睡了一宿。。。。

    于是我向处里的其它人问了一下让陈深上班的方法。。。。

     “。。。。陈队长,啧啧,我有资料还没整理完。。”

     “处座,你觉得头儿有上班的可能性吗?”

    “呃。。。。。。碧城刚才叫我吃早饭,不好意思阿处座。”

     "什么?!你居然想陈深上班?!你养着他不就行了?!陈深应该多休息。”

    。。。。。。。。。。。。

      算了,就这样吧。


      累谁也不能累老婆。

毕深 魂牵梦绕

  陈深最近老是做梦,可是每次醒来都记不起来自己梦到了什么,只是枕头上一片湿热,提醒着陈深昨天晚上因为这个梦哭过。

  陈深挠了挠头,却想不起来最近有什么让自己伤心的事情。

  陈深起来洗漱,穿好了军装,今天是开会的日子,陈深准时到了会议室,万般无耐地开完了会议。

  陈深看着那个上座上坐着的人,闭了闭眼。

  总觉得忘了点什么。。。。。。。。。

  出任务,出任务,出任务,不停地出任务。每天都重复着相同的内容,感觉整个人就像上了发条的机械,按照设定好的程序工作。

  陈深的枕头还是每天都会湿,陈深依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在某次任务中,陈深偶然经过了一座别墅,这座别墅很大很漂亮,只不过陈深总感觉死气沉沉的,不过。。。以前自己以前似乎进去过。

   似乎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力量推着陈深,陈深不由自主地推开了那扇门,门没有锁。

  陈深四处张望了一下,不管是格局还是布置,都透着一种熟悉感。

  “啪嗒。”一声物品掉落的声音传到陈深耳中,陈深缓缓抬头,一个女人睁大了双眼看着陈深,陈深眯了眯眼。

  "抱歉,私闯了您家,我马上出去。”陈深抱歉地欠了欠身,转身准备离开。

  “陈,陈深?”那女人颤抖着叫着,陈深征了征,想要回头,可灵魂却叫嚣着离开,陈深几乎是跳开了。

 
  唔嗯嗯,好痛苦,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当晚,陈深又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男人走向了他,宠溺地抱着他,口中喃喃说着什么。

  心脏好疼。。。。。。。

  然而,第二天陈深又忘记了这个梦,只看着湿漉漉的枕头发呆。












  本文所表达的是:老毕死后,深深遭受打击,心理防线崩溃,大脑自动选择性遗忘,然而即使陈深不停逃避事实还是不停地梦见老毕,即使第二天再次忘记,失忆的人也总会梦见他的爱人,因为爱人是刻在心间的,魂牵梦绕,总是存在的。




 

  中考前最后一篇文。。。。。
  真的。。。。。
  脑洞太多,又忍不住手痒。
  再写我就剁手。。。
  考完后一日双更安慰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毕深 当陈深变成了小深深(二)

刘美娜视角
  今天开会的时候,我非常无聊地坐在会议室。行动处的待遇不错,工资也挺高,就是老是开会这点有点烦。
  不!是非常烦!好想和陈队长一样可以迟到阿。。。不过今天实在略晚吧?已经过了半小时了,一向双标的处座的眉头都皱起了,而陈队长还未出现。
  哒哒哒,“嘶。。。报告!!!″
  是扁头的声音,扁头居然一身大汗地出现在会议室。
  我想陈队长又双叒叕要请假了。。
  啧,来生一定要投漂亮点。。。
  不过,扁头似乎还扛着什么呢。
  当扁头将小人放下来之后,我不禁瞪大了眼睛。
  这小脸,长得和陈队长还真是实打实的像,好可爱啊!不过这相似度,难道。。。。
  我偷偷瞟了眼处座。
  很好,处座本来就黑的脸现在简直就是黑如锅底。
  苏三省还不要命地补了一句,结果被小不点一拳打在脸上。
  真TM刺激!
  不过小不点被处座抓住了,还被揍了屁股。
  啧啧啧,东亚醋王杠杠的。
  然而,真没想到这个小家伙就是陈队长。
  。。。。。。处座。。。。希望您这些日子里可以安好。
   果不其然,第二天我就看到了处座的新发型。
   对,这个发型就是。。。
   没有发型。。。
    一根毛也没有。
  几天后,我看到了处座的新衣服,啧啧啧,其实也是旧的。
  只不过。。。处座一转身,我就看到了那个大洞。。。。。
  很“新”。
  而且时不时带着新妆。
  。。。。。。干得漂亮。。。









由于在下十几日后中考,可能会停更一段时间。
中考后日更,谢谢支持。*^_^*

毕深 端午小贺文(小段子)

  “小赤佬,你要什么馅的粽子?”
  “鲜肉馅,你呢?我给你拿。”
  “肉。”
  "好!”
  “我是说你的肉。”*^_^*
  ⊙﹏⊙。。。


两天更了五篇我也是不容易,大大们,尼萌也该更文了。*^O^*

毕深 当陈深变成了小深深(一)

  扁头视角
  今天是头儿的生日,我买了生煎和豆浆,欢天喜地地打开门。
  一开门,我就僵在了原地,豆浆一个没拿稳掉在了地上,洒了一地。
  但这并不是我最关心的。
  我最想知道为什么头儿的床上会有一个小男孩,和头儿一样有着焦黄色的头发,正睡在床上流了一枕头的哈喇子。
  他。。他难道是头儿的私生子?处座他知道吗?
  我上前去捏了捏这小鬼的脸,只见他缓缓睁了开眼。
  扁头,你干嘛?!
  见鬼!这语气都和头儿一样。难不成真是父子?
  我正想着,那小鬼一手拍在我头上。
  唉呀妈呀,劲还挺大。
  “我的手。。。怎么那么小。。。”
  ??!!嗯。。。这句话好像超出了我的认知,我的脑子还未转过弯来,就听到了小鬼的尖叫。
  “我去!!这。。发生了什么,我好像变小了。”
  我看一眼,哦,原来小鬼头在照镜子,不过他那话什么意思。
  “唉,你这小鬼怎么在这唾觉?”
  “赤那!鬼你大爷,我是陈深!!”
  哦,嗯。。。。嗯?!头儿?!
  ″我头儿今年三十多了,可你最多八岁。”
  “赤那!我怎么知道!我变小了!!”
  哈?!这个是头儿?!
  “头儿?!”
  “赤那!我就是睡了一觉这是什么鬼?!”
  然后我听地一头雾水地就帮头儿洗漱。
  虽然头儿你变小了,但你还得去开会!
  于是我扛着头儿狂奔到会议室时,头儿已经迟到了。
  而且迟到了半小时。。。
  当处座用那种审视的眼光看我的时候,我表示我有点怂。
  当他看到我肩头上的头儿时,眼睛咪了咪。
  处座,小人惶恐,您别看我了成吗?这个真不是头儿的私生子。。。
  “嗷!!扁头!!放我下来!!你弄疼我了!!!”
  我一惊,连忙把头儿放下来。
  苏三省看过来了,贱兮兮地笑了一下,说道:“这个是陈队长的私生子吗?”
  很好,处座的眼神更可怕了。
  我刚想看看头儿的反应,然而我只看到了一道残影。
  当我反应过来时,头儿已经一拳打在苏三省脸上了。
  我看到处座眉头一皱,把头儿从苏三省身上拉了下来。打了一下头儿的屁股。
  嗯,很好。
  果不其然,头儿反应过来以后,一脚往处座蹿了过来。
  “毕忠良!你敢打我屁股!!!″
  虽然头儿现在腿太短,实在踢不着。
  于是我把事情的始末讲了出来,众人表示很新奇。
  “没想到陈队长小时候那么可爱~”
  ″老师好可爱!!”
  “。。。有什么可爱的。碧城,我更萌,真的。。。”
  处座表示很有趣,把头儿抱走了,无视了头儿的挣扎。
  我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开个新坑,有灵感一定更,中考后日更。谢谢,喜欢的求留个小心心,多人视角。

毕深 最后的舞蹈

  陈深好像很喜欢跳舞。毕忠良一直那么觉得。
  那舞池中跳舞的陈深好像一直带着笑,他有着华丽的舞姿,陈深好像到了只有他自己的舞台,跃动着,像一只灵活的黑猫,一双灵气十足的眼睛,在舞台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熠熠生辉。
  毕忠良很喜欢这样的陈深,但不代表他希望陈深老是来舞厅。
  每每看到有舞女和陈深在一起跳舞,毕忠良总是觉得太阳穴影影发痛。
  “小赤佬,该走了,别跳了。″
  “喔,老毕,又出任务了?”
  “嗯。。。。"
  毕忠良感觉头有点痛,拿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了一囗。感受烟在口鼻中滞留的感觉。
  陈深闷笑了一下,说道“难道~老毕你吃醋了?。。。″
  毕忠良心里所想的被说了出来,于是一个没忍住咳了起来。
  "小赤佬你别乱讲。”
  陈深微微笑了一下。
  并不说什么。
  一曲舞曲更换成了另一曲。
  陈深在灯光下咪咪一笑,然后开始起舞,在灯光下,他一个人独自舞动。
  毕忠良看直了眼睛。
  那天以后,不管何时何地,毕忠良回想起来,嘴角总是带着笑。
  只是。。。。。。
  毕忠良没想到那是他看到陈深最后的一支舞。
   。。。。。。。
  黄埔江边,在月光下,一个少年在独舞,只是。。再也没人看到了。。。

毕深 一把小剪刀的自述

  我是一把小剪刀。
  对,隔壁王师傅的那种。
  某天一个年轻的少年来店里和王师傅闲聊,王师傅那耳根子红得呀,像个娘们似的,很快,他就把被珍藏的我送给那个少年了。
   嗯。。 EXM??
  于是我的主人变成了这个少年,长得不赖,就是头发颜色有点怪,是焦黄色的。
   哪染的头发那么有型。。。
   现在有染发的么。。。。。
   好像没有。。。
   我正想着,我的新主人拿着我比划了一下 对,没毛病,比划了一下。
   那一刻我觉得我这把剪刀注定不平凡。
   自从有了我以后,主人每天都拿我剪头。
  不过不是他的头,是别人的。 才不是我想知道他头发的触感呢。。。
   这里的人对主人挺好,但偶尔有一个戴眼镜的或一个头发跟小狼狗似的人瞪他。
  有一个大背头,不知弄了多少发膏上去。 那头油得,啧啧,这辈子都不想碰。
  老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特讨厌我。
  总之我不想剪的却一直剪。 心累。。。。。
  怀念那些女孩的头发。
  之前有个短发姑娘就不错。
  我现在的生活让我心塞。
   不仅总是剪油头。
   还一直看主人和大背头腻歪。
   不仅如此,还要被当刀子扔。
   血染上我的身子。 可每当我以为快生锈时,主人总帮我擦干。
   这样的生活其实也不错。







   直到有一天,我再也没见过主人,大背头从主人房间里找到了我,眼泪老往我身上掉。
  主人。。。快回来。。。
  擦擦我。。。
  我要生锈了。。。。。



 


  对,撒糖后扔刀子,喜欢的求爱心。。(^O^;)可能你们比较想打我。>﹏<  2333

毕深 我可能看到一个假毕忠实良


  陈深今天很早就起了床,原因是李默群今天七点开早会。
  陈深表示很麻烦。
  又要六点半起来洗漱。。赤那,还要不要人活?!
  陈深换上了军装,好好的一个会,还要求人穿军装?!不可理喻!陈深很心塞,但是陈深不说。
  好不容易打理完毕,陈深推开门,却没有看到扁头的影子,事实上,一个人都没有。
  难道。。。我又起晚了?
  陈深立马冲到会议室,一打开门。
  就看到了李默群吃了屎一样的表情。
  陈深看着李默群。
  李默群转过头来看陈深。
  很好。。脸色更差了。
  陈深顺着刚才李默群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一幅这样的画面
  毕忠良拉着苏三省的头发,还不停地用手打他。一旁阿强在拉着毕忠良的手,可惜力气没有毕忠良大,倒是被一起带着打。
  陈深:。。。。。。。。
  干得漂亮!!!
  陈深挠了挠头,刚想问发生了什么。
  毕忠良转过了头,眼睛亮了一下。
  陈深表示不是很想理他。
  毕忠良嘴巴一咧,大喊:老婆!!
  EXM?
  陈深表示身心受到了重创!
  陈深刚想走人,毕忠良立刻飞奔过来抱住陈深的手。
  陈深看了一眼,
  很好,
  毕忠良的手没有松开苏三省的头发。
  然后。
  苏三省被拖过来了。
  陈深笑了一下,毕忠良征征地看了一会,一口亲了上去,老婆笑了!亲亲!
  陈深表示不是很想理这个智障。
  他只想回去补觉。
  毕忠良好像查觉到了什么。
  当着众人的面,把陈深的外裤脱了,露出了里面的卡通小黄鸭。。。
  。。。。。。。毕忠良,泥给窝站住!!!



后话:恢复正常的毕处表示他老婆只有他能看,之前真是大错特错,但是老婆身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