ヾζ繁星坠落ゝ

毕深《墓》


  毕忠良在墓地走着,手中捧着一束白色的玫瑰,走过一个个墓碑,终于在一个没有名字的墓前停住了脚步。
  “小赤佬。。”
  毕忠良缓缓开了口,顿了顿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想起了他的阿弟,那个总是嘴角带着笑的阿弟。
  他看起来总是吊儿郎当的,眸子亮晶晶的,活像一只小黑猫,他总是去舞厅,找那些舞女,总是把自己气个半死。
  他从前也是个军人,他将他从前线救回来,三十岁以后的生命,是他给的。
  可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陈深总是穿得像小开一样,总是不停地向自己要钱,每次这样他都会笑得像一只狡黠的黑猫。
  毕忠良其实更喜欢后来的陈深,如果说以前的陈深是一只黑豹那么现在的陈深就像一只被驯服的黑猫,毕忠良喜欢这种可以掌控一切的感觉。
  他以为,他可以掌控一切。
  他以为,他可以知道一切。
  他以为,他可以保护他的爱人。
  他以为,陈深会一直呆在他的身边。
  可是。。。。
  他错了。。。
  他忘不了他的阿弟那晚决绝的样子,忘不了那天他将车开向黄埔江时眼中的泪光。。
  说什么。。阿弟,阿弟。。。
  那就是他心心念念的爱人。。。
  毕忠良将花放在墓前,转身离开。
  无人看到,一个黄发的清秀少年正坐在墓上,口中喃喃唱着:“平安,平安,胡不安,今夕聚来,明夕散。。。”





大家好,这里是阿哲,大爱毕深,文更不定,多向化,谢谢看文,希望有人喜欢,本文短篇。😁

评论(3)

热度(20)